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语文课内外杂志简介 《语文课内外》杂志社主办,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出版在国内公开发行的省级刊物。(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672-1896;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1-1649/G4)。1985年创刊。《语文课内外》杂志社系四川报刊协会理事单位、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集体会员。创办30年来,杂志为四川和西南地区广大中小学的语文教育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读者遍及全...>>更多

七彩语文

您的位置:首页 > 七彩语文

汉语韵律特征及对外汉语教学体验途径
信息来源:《语文课内外》杂志社官网 发表时间: 2020/9/27 阅读数:29

汉语韵律特征及对外汉语教学体验途径


[摘要]汉语语音教学要贯穿于整个教学体系中,高级阶段的语音教学内容要跟词汇、语法、功能等密切相关。本文对汉语音节、声调、叠音与拟声、双声与叠韵、谐音等汉语语音的主要特征表现进行“带入式”体验,并从中高级阶段综合课与中国古代、现当代文学史教材中摘取典型范例,帮助学习者更充分、准确地理解汉语语音特征和表现手法,探寻增强语音教学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语音;韵律;汉语教学;体验

汉语语音由声、韵、调系统构成,三者的不同特征构成了汉语独特的表现手法和语音美。然而,韵律的和谐、声调的跌宕起伏对于已掌握一定语音知识但尚未建立语感的外国学生来说还是困顿与迷茫的。因此,汉语语音教学的初级阶段主要以纠错为主,帮助学生克服语音错误和语音缺陷;高级阶段的语音教学则要侧重于语句的韵律表现,向学生提供汉语语句韵律方面的知识,使学生能够理解和运用恰当的语音表现手段。

一、双音节匀称之体验

音节的结构和搭配是汉语语言节奏的主要特征之一,汉语语音讲求节奏的和谐。汉语词分单音节词、双音节词和多音节词。表义的明确性,要求词的音节由简趋繁,而运用的简便性,有要求词的音节避繁就简,这两种倾向相互制约,促使汉语的音节集中到双音节上。现代汉语里这种音节成双成对的现象,就形成了音节的匀称和谐。同时,双音和双音结合,又形成了一个主要结构倾向,即四音节词和绝大多数成语都运用了这种节奏。汉语初学者并不了解双音节词的语言特征,因此,有必要在词汇教学中大量引入双音节词,并把其当成共性特征来加以说明,而在分析句子成分时,也要注意节奏的匀称。例如词语:“高山”“蓝天”是双音节词,也可以说成四音节的词组:“高高的山”,“蓝蓝的天”,但不说“高高山”或“蓝蓝天”;又如成语或俗语:“凤毛//麟角”“目瞪//口呆”“自力//更生”“天天向上”“绿水青山”等。为了使句子的音节协调,音节的数目力求一致,即单音节词与单音节词配合,双音节词与双音节搭配。有时一个词的单音节形式和双音节形式可以分别出现在不同结构的句子里。对外汉语教材《中级汉语精读教程Ⅱ》中有这样的一段话:它头│如牛,身│如蛇,角│如鹿,眼│如虾,鼻│如狮,嘴│如驴,耳│如猫,爪│如鹰,尾│如鱼。它不仅具有雄狮猛兽的威风,也有猫和鹿的灵活。总之,龙,无所│不能,无所│不会,千变│万化,神秘│莫测。(《中国龙》)在这段表述中,单、双音节配合得当,“鼻”“狮”“嘴”等词语不用“鼻子”“狮子”“嘴巴”来搭配;而后面又连续使用四个四字成语而不是单音节或多音节词语强调中国“龙”的神通广大,使语言的节拍协调,匀称自然,层层递进,读起来给人一种音节和谐的美感。在散文中,常常运用音节对称的词或词组,在朱自清《春》中就体现了双音节匀称之美:天上的│风筝│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儿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这段文里的词语间的音节、结构,搭配得很匀称,读来不仅节奏鲜明,而且句子具有均齐美。

二、声调用韵之体验

对外国学生来说,声调历来是汉语发音的重点和难点,对于刚刚可以分辨出四声的学习者来说,对声调的理解还只是停留在表面,没有真正接触和体会声调的和谐韵律,也难以体会用韵的妙处,因此,在汉语诗词的讲解过程中,帮助学生体会声律和谐押韵、声调平仄的相应配合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在《中国古代文学史教程》“名篇欣赏”中,选用的作品读起来抑扬顿挫、绘声绘色,听上去起伏跌宕又悦耳和谐,例如: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王之涣《登鹳雀楼》)这首诗音节对称,平仄交错,合辙押韵,铿锵悦耳。作者不但考虑到了每个字的意义,更考虑到每个字的读音,诗歌韵随意转,声音回环,达到声情并茂的艺术效果。符合作者的思想感情,烘托作品的创作意境。不仅诗词戏曲强调声调的和谐,现代文章也很注意声调的平仄变化。还是以散文《春》为例: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这里对颜色的描写声调上平仄交错,排列考究很容易让人记忆,读起来朗朗上口,有起有落有抑有扬,就会使句子更加鲜活。此外,在万艺玲所著的《汉语词汇教程》中讲到的双音节词和四音节词的成语,以及谚语、歇后语等熟语,在声调上也讲求抑扬顿挫,铿锵和谐,便于记忆和流传,如:成语:酸甜苦辣;风调雨顺;汹涌澎湃;耳濡目染。歇后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谚语:活到老,学到老;人心齐,泰山移;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三、叠音与拟声之体验

(一)叠音。结构上看是语素的重叠,而语音上看则是音节的重叠。叠音是借助音感作用反映事物的形象性和生动性,真实地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增强艺术形象的立体感,同时还能给人亲切之感。在词汇教学和口语训练中应加以强调。例如:通通、单单、明明、红红、黑黑、看看;绿油油、香喷喷、羞答答、水汪汪、白茫茫(带叠音后缀);花花绿绿、慢慢腾腾、大大咧咧、嘻嘻哈哈;三三两两、密密麻麻、干干净净、认认真真(叠音并列)。中国古代的《诗经》《楚辞》《汉乐府》、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元曲以及明清话本小说等文学作品,无不广泛运用了叠音词。不乏经典作品范例选入教材,如《中国古代文学史教程》《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教程》《中级汉语精读教程》等。古代的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敕勒歌》南北朝)用叠音咏叹抒情,描绘天空之苍阔辽远,原野之碧绿无垠,突显游牧民族博大的胸襟和豪放的性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崔颢《黄鹤楼》)景物历历可辨,情真意切,描绘了一个空明、悠远的画面,引发乡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声声慢》)连用七个叠音词,反复吟唱,徘徊低迷,婉转凄楚,犹如听到一个伤心至极的人在低声倾诉。近现代的作品如: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徐志摩《再别康桥》)不只美在意境,更是美在音韵与结构,韵律重叠,首尾重叠,舒展自如,在回环往复的旋律中,旧日情思的主体一再重复、深化,让人回味深长。翠翠必争着作渡船夫,站在船头,懒懒的攀引缆索,让船缓缓的过去。(沈从文《边城》)叠音的运用更显示出动作娴熟,怡然自得。映衬出历经苦难的洗礼后,川湘河上渡船人世代风雨无阻的劳作场景和坚韧不屈的精神。(二)拟声。借助汉字的读音模拟自然界现象或物体声音的词,称为“拟声词”或“象声词”,其利用语音结构,使语言收到绘声的艺术效果。在词汇教学和口语训练中也应特别强调,如:叮当、沙沙、轰隆隆、哗啦啦、叽叽喳喳、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同样,在对外汉语系列教材中这样的作品也很多,例如: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木兰辞》南北朝)用织布机发出的声音,表示劳作的辛苦。又用水流、马鸣声渲染军队出征的艰苦。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白居易《琵琶行》)“嘈嘈切切”丝竹之声,更是座下听者复杂的心声。到了半夜,果然来了,沙沙沙!(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沙沙”,夜里小动物走动声响,衬托对美妙童年的回忆。从化的荔枝树多得像汪洋大海,开花时节,满野嘤嘤嗡嗡,忙得那蜜蜂忘记早晚,有时趁着月色还采花酿蜜。(杨朔《荔枝蜜》)“嘤嘤嗡嗡”蜜蜂采蜜时发出的声响,衬托荔枝丰收世界的热闹场景。恰当运用拟声词,不仅收到“身临其境”“如闻其声”的艺术效果,而且对作品中的人和景物也起到绘声和渲染烘托的作用,将事物描绘得更为生动形象,而且也具有声韵美。

四、双声、叠韵之体验

由于双声、叠韵词富有语言的声律美,因此古代诗词中应用很多。这类词是由两个音节组成,连在一起才有意义,不能分开单独解释联绵词。严格地说,它们是语音的组合,利用双声和叠韵这两种声韵和音节间的关系来加强语言的表现力,是汉语语音特点之一,也是传统修辞手法之一。双声指两个音节的声母相同的词,词汇课堂中举例如下:澎湃、伶俐、坎坷、吩咐、含糊、秋千、琉璃、玲珑。叠韵指两个音节的韵母或主要元音和韵尾相同的词,如:徘徊、唠叨、糊涂、玫瑰、骆驼、葫芦、哆嗦。教材《现当代文学史教程》及《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中作品节选如:①你深夜的呻吟,使我想起了许多往事。头一件就是我的母亲,她的爱可以是我止水似的感情,重要荡漾起来。(冰心《超人》)②直到天黑了,这才有一个跛脚老头从大路上蹒跚地走来。(杨沫《青春之歌》)③管船人却情不过,也为了心安起见……,将茶峒出产的上等草烟,一扎一扎挂在自己腰带边,过渡的谁需要这东西必慷慨奉赠。(沈从文《边城》)例中“荡漾”与“蹒跚”是叠韵词;“慷慨”是双声词,都具有描绘事物、烘托气氛、抒发感情的修辞作用。“荡漾”是心绪起伏之意,作者冷酷、漠视的世界观因一份孩童的心纯真之心而感动,为后面的改变做了铺垫;“蹒跚”是形容人身体摇晃,突出艰难前行的状态,而“慷慨”则是为人处世大方爽快之意,烘托管船人的行为特征。这三个词在文章中运用准确恰当、节奏鲜明、情景交融,绝非随便拿来堆砌在文中。正如李重华在《贞一斋诗话》中说:“叠韵如两五相叩,取其铿锵;双声如贯珠相联,取其婉转。”所以,双声叠韵如能恰当运用,可以使语言在声韵上抑扬顿挫,并有助于抒发感情,增进与读者的共鸣。

五、谐音之体验

在日常交际和文学作品创作中,“人们常常利用同音词语音相同的偶然性,巧妙地使正常情况下不相干的两个词联系起来,造成语言的幽默”,形成同音假借、意义双关,从而增强语言的表现力和幽默感。外国学生在遇到谐音双关时,由于缺乏知识积累往往还原不出本意也很难理解语义的双关,因此,平时教学和日常生活中需要反复讲解以及训练累积,举例如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无题》“丝”与“思”双关,意指只要一息尚存,痴情不改,实指坚贞的爱情。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曹雪芹《红楼梦》)“假”与“贾”;“雪”与“薛”,利用谐音暗指金陵四大家族的贾家和薛家。因荷而得藕,有杏不需梅。(《联林珍奇》)“荷”通“何”,“藕”通“偶”,“杏”通“幸”,“梅”通“媒”,实际意思是:因何而得偶?有幸不需媒。现代广告语更是常常用到谐音,例如:有“杯”无患(磁化杯)默默无“蚊”(蚊香盒)随心所“浴”(热水器)“骑”乐无穷(自行车)灵机一动,“码”到成功(打字机)以上几句广告语利用谐音双关,达到宣传的目的。从古至今,对联、成语、诗词利用谐音双关的例子很多,的确使语言生动活泼,含蓄风趣。现代生活中利用谐音双关的例子有很多,但对外国学生来说首先要掌握汉语正确的发音与书写,不能记住谐音写法而忘却了本来的正确写法,本末倒置。汉语语音特征蕴含了音律和音韵美,蕴藏在古今文学作品以及日常交际中,那么,如何让学习者也同样感受、领悟和运用汉语语音的妙处成为中高级阶段语音学习的新目标,同时,对汉语教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要有意识地启发和引领学生关注汉语的语音特征和习用习惯,从汉语基础课的精讲课文到词汇、语法等专业课的实例配合,再到古代、现当代汉语言文学课堂中的体验,在长期的语言学习和训练过程中,学生会逐步建立起汉语语音运用的习惯,体会汉语的语音美感,从而领悟汉语的魅力,支撑更高阶段的学习。

360 百度 中国知网 全网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