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语文课内外杂志简介 《语文课内外》杂志社主办,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出版在国内公开发行的省级刊物。(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1672-1896;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51-1649/G4)。1985年创刊。《语文课内外》杂志社系四川报刊协会理事单位、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集体会员。创办30年来,杂志为四川和西南地区广大中小学的语文教育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读者遍及全...>>更多

七彩语文

您的位置:首页 > 七彩语文

城市小学汉语拼音教学效果
信息来源:《语文课内外》杂志社官网 发表时间: 2020/9/18 阅读数:37

城市小学汉语拼音教学效果


摘要:测查学习效果是判断汉语拼音何处难教、如何教好的一条重要途径。问卷测查发现,城市小学生的汉语拼音学习态度、自我评价都较好,但声母zrln、韵母ouininɡɑnɡ及部分音变标注等的较高错误率却表明,方言区普通话学习难点音应成为拼音教学的重点,成块的拼音教学应在一年级之后仍有所体现。而测查中所表现出的方法偏好与校际差异,则提醒教学中应开展计划明晰的检测并拓展趣味化的教学手段。

关键词:拼音教学;城市小学;教学效果测查

测查学习效果是判断汉语拼音何处难教、如何教好的一条重要途径。作为我国中部新一线城市,长沙市具有较好的普通话悦纳度,运用环境较好,但又受到“十里不同音”的湖南方言背景的深刻影响,调查该市小学生的汉语拼音学习效果,对于了解我国城市小学该方面情况有一定的代表性。

一、调查设计

(一)问卷设计

调查问卷由两部分构成:第一部分,人口情况与主观看法。共16道题,了解调查对象所读年级、性别、学校的基础信息,及对汉语拼音教学主要功能、水平评价、运用场所、看做影响、后续学习诉求、字母表价值、书写难点、教法评价等方面状态的认知。第二部分,客观教学效果。用判断给定词语拼音正误的形式,考察调查对象汉语拼音掌握的客观情况,共60道题。试题设计时,考虑到400个音节无法全编进题目,故以“四呼”为分类标准,从400个音节中选出118个构成60个双音节词语(含2个重复音节),每个词语一道题。这60个词语中还含有儿化音2个(“豆角儿”“一会儿”)、“一”“不”变调2个(“一会儿”“不遇”)、上声连读1个(“耻辱”)、易读错字1个(“俩”)以及湖南方言难点音zh-z、n-l、in-inɡ、ɑn-ɑnɡ、iɑn、ou,能够较全面地测查调查对象的汉语拼音水平。具体音节分布情况如表1。

(二)调查对象

调查对象为长沙市1-6年级小学生,13所小学参与了问卷填写,所有答题现场都安排调查人员做不影响答案选择的答疑指导。共回收有效问卷1012份,其中,一年级4份,二年级119份,三年级150份,四年级317份,五年级223份,六年级199份,其他基本信息见表2。

二、长沙市小学生拼音教学效果现状及其影响因素

(一)基本态度与认知

1.学习目标与课标大体一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语文课程标准》)明确了汉语拼音的教学目标为“学会汉语拼音”“能说普通话”和“能借助汉语拼音认读汉字。”[1]7-8学生的认识是否与此一致呢?调查结果显示,认为汉语拼音有助于“学习汉字”和“学习普通话”的被试分别有38%、23.2%,即有近三分之二的学生对汉语拼音的定位符合课程目标。有27.3%被试认为学习汉语拼音有助于“提前阅读和写作”,比课程标准所提出的要求更高一些。2.对自我及教师水平评价较高整体来看,长沙市小学生对于自身汉语拼音水平情况感觉良好。73.7%的被试觉得自己的汉语拼音学得“比较好”甚至“很好”,认为学得“一般”的有21.8%,仅有4%认为自己学得“比较差”或“很差”。被试对教师的普通话水平也有较高评价,有89.3%被试认为一年级语文老师普通话水平“很好”或“比较好”。可以猜测,长沙市小学生自信汉语拼音水平的原因,除了确实掌握得不错,还可能源自于对良好师资的信赖。3.继续学习诉求高对于一年级第一学期系统学习汉语拼音后,语文课是否需要再学汉语拼音,60.6%被试回答“要”,21%认为“无所谓”,18.1%选择“不要”。即在多数学生看来,一年级第一学期系统学完汉语拼音后,还有继续再学习汉语拼音的必要。这种必要性的认识,可能源自于对于“回生”程度的认识,因为当问及何时自身汉语水平最高时,小学二年级(30.7%)、一年级(26.5%)、三四年级(23.8%)被认为是水平相对较高的三个年级,相关调查研究也佐证了这一观点[2]。4.偏爱趣味化的教学方法《语文课程标准》建议:“汉语拼音教学要尽可能有趣味性,宜多采用活动和游戏的形式,应与学说普通话、识字教学相结合。”[1]21学生群体表达出来的实际需求与此相符,因为当问及老师教拼音效果最好的方式时,除“多听多读”(47.0%)外,“把拼音知识编成故事”(44.3%)、“在游戏中学”(39.5%)就是学生们最喜欢的方式,此外还有“把形或音相近的进行比较”(21.2%)、“运用多媒体技术”(10.7%)这两种选择。比较来看,轻松愉悦的教学方法颇受学生喜爱。5.日常运用意识有待提升从“一般什么时候讲普通话”的回答发现,长沙市小学生能做到在学校、跟亲朋好友及陌生人交往均用普通话的有62.2%,有21%的小学生表示仅在学校里讲普通话,还有16.8%表示跟亲朋好友交往时用方言。确实,使用方言交流容易产生亲近感,凸显人情味,所以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亲人朋友间对话免不了用方言,但过多使用方言必然一定程度影响普通话语音语调,降低普通话标准度。对于普通话尚未稳定到较高水平的方言区小学生而言,普通话日常运用意识还有待提高。

(二)易错知识能力点

调查发现,长沙市小学生认为最难学的汉语拼音内容依次是韵母(32.8%)、拼读(26.3%)、声调(24.1%)、语流音变(22.6%)、声母(17.8%)和拼写规则(16.3%)。而60道测查题中错误率超过30%的有30道。为更清晰地了解具体错误点,下文对这30道题进行详细分析。1.声母难点音集中在zrln从检测结果看,声母难度相对较小,难点音只有zrln这4个。其中错误率最高的题是“包扎bāozhā(×)”(63.9%),“扎”的声母平舌音z易被错认为是卷舌音zh,还有一个原因是“扎”有zhāzā两个读音,学生易混淆。“闰年”在湘方言中常被读作yùnnián、wènnián,很可能是受方言影响,“闰年yùnnián(×)”答错的学生有46.9%。其他三道题“荒凉huānɡniánɡ(×)”、“拿捏náliē(×)”、“训练xùnniàn(×)”都是nl不分,错误率依次为35.9%、31.7%、30.1%。确实,nl不分本来就是湘方言的一个特点。当然,由于测查题并未覆盖所有400个音节,因此zrln这几个声母难点,基本上代表了其所在的平翘舌音、边鼻音两个小系统都是教学难点。2.韵母难点音集中在ouininɡɑnɡ前面已经提到,韵母被学生认为是汉语拼音中最难学的部分,测查结果支持了学生的这一感觉,30道错题中有17道的出错点主要在韵母,具体如表3。错误题量多且出错率高的韵母主要是ininɡɑnɡ,尤其是in-inɡ这一对前后鼻音的出错率最高,涉及该知识点的7道题错误率都较高,其中“宾客bīnɡkè(×)”、“印度yìnɡdù(×)”分别高达71.2%、67.7%。另外,“双方shuānfānɡ(×)”、“光线ɡuānxiàn(×)”的出错点都在ɑn-ɑnɡ,错误率都在50%以上。由此基本可以推测,测查卷中出现次数较少的enɡ等前后鼻音系列都是长沙小学生的学习难点。另外,“否决fǒjué(×)”的错误率也达到71.2%,主要原因在于把o发成ou。我们知道,o和u都是舌面元音,o是舌面后半高圆唇元音,u为舌面后高圆唇元音,两者仅在舌面高低上有细微区别,因此ou韵的动程很短,容易与o相混。方言中,ou-uo与ou-u的混淆,也是基于差不多的原因,也是教学难点音。3.语流音变书写的出错率高语流音变指说话时因前后音节相互影响而产生的语音变化,主要包括变调、轻声、儿化和语气词“啊”的变化。测查显示,“耻辱chírǔ(×)”所代表的第三声相连的书写,出错率在60道判断题中位列第一,高达78.9%。根据调研过程中的随机访谈,发现出错原因在于不了解变调规则或不知道发生了声调变化的音节还是应该标原调。变调还包括以“不遇bùyù(√)”为代表的“一”“不”变调,“不”字的本调是去声,但当“不”字在去声音节之前时要变为阳平,该题判断错误的有58.4%。测查卷中两道涉及儿化音的词语“豆角儿dòujiǎor”、“一会儿yìhuìr”,错误率分别为42.4%、40.3%,出错原因同样可能是发不准或不懂书写规则。有研究认为汉语拼音教学应教会学生用拼音来拼写[3],笔者认同这一观点,而语流音变的书写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4.少数错误是因为多音多义多音多义词的多个读音,有的能够总结规律分辨读音,有的却并无规律可循,读错的可能性也就更大,比如“累”字,“劳累”中读lèi,“累赘”中读léi,“累及”中读lěi,无明显规律可循,很难类推,较难把握。测查卷中“我俩”的“俩”字就属于多音多义字,读liǎ时可组词“我俩”“咱俩”,读liǎnɡ时组词“伎俩”。该题错误率达60.6%。

(三)学校、年级对易错知识能力点的影响

1.老牌名校整体错误率低统计发现,被调查的13所学校错误率各不相同且差距较大,总错误率最低者为12.4%,最高的达37.8%,两者错误率相差25.4%,详情如表4。总错误率低于30%的有C小学、Y小学、D小学、H小学、F小学、E小学等6所学校,前三所均为老牌名校,其中C小学表现尤为突出。通过追加访谈发现,C小学的突出表现可能与该校日常教育教学中对拼音教学的重视度相关。2.声母难点基本不受学校、年级影响从表5可知,各校zrln等声母难点的出错率情况,除X、E、R、M等4所小学略有差异外,其他9所学校呈现完全相同趋势,都是zr的出错率分列第一、第二。另外,声母学习难点音的错误率情况在年级上也呈现出一致的趋势,二、三、四、五、六年级的声母难点音均呈现z>l>r>n的难度趋势,zr这两个声母之间难度差异相对较小,错误率都较高。3.韵母难点音各校集中但水平差异较大ouinɑnɡinɡ这4个韵母的错误率,几乎在每所学校中都排列前四。其中,错误率最高的都是ou,且平均错误率达到71.1%,其中10所学校的错误率超过70%。其次是inɑnɡinɡ,错误率分别为59.7%、59.4%、45.8%。另外,各韵母错误率最高和次高的两所学校,分别是ei(R小学、X小学)、ɑi(X小学、M小学)、uo(M小学、R小学)、iu(R小学、S小学)、uɑ(M小学、W小学)、ou(M小学、Y小学)、uɑn(W小学、X小学)、inɡ(E小学、M小学)、in(R小学、S小学)、ɑnɡ(C小学、M小学)。统计各韵母错误率前二的出现次数,发现M小学(6次)和X小学(3次)均为新建小学,R小学(4次)和W小学(2次)分别为市、区规范小学,S小学(2次)为老城区普通小学,其他学校则仅出现1次或者0次。这一数据,再次说明了老牌名校拼音教学效果相对较好而新建小学相对最弱。

三、结论与对策

(一)根据方言特点安排教学难点

根据长沙市小学生拼音教学效果测查结果可知,声母、韵母、语流音变中都存在错误率较高的难点音,难点音选错程度受到方言特点的重要影响。那么,教学时应该有所侧重,强化教学难点的化解。但由于汉语拼音教材全国通用,不可能为各方言区分别单独凸显难点,因此,教师进行教学设计时应根据方言特点对教学重难点稍作调整,教学时长安排上有所侧重,在每课汉语拼音2课时的常规安排基础上,为较难的汉语拼音内容适当增加课时。

(二)延伸成块的拼音学习

当前成块的汉语拼音教学只发生在一年级第一学期,此后仅在教生字时对拼音加以运用,但从测查结果来看,这样做还不够。以“语流音变”为例,其包含的规则较多且杂,对于一年级小学生来说难度过大,因此教材第一册对此没有安排。可惜的是,教材后续内容安排中,对语流音变仅采用了碰上就教的分散式安排,没有系统介绍,使得学生对相关知识缺乏整体性图式的支持,从而也就可能记不清、用不对。因此,汉语拼音必须适时巩固复习,以一年级学习为主,二、三、四年级巩固和补充汉语拼音教学内容,五六年级可采取活动的方式每学期利用一节或两节语文课复习巩固汉语拼音知识,学以致用,方能避免“回生”现象。

(三)开展计划明晰的检测

参加测查的13所学校中老牌名校C小学表现最优。该校所取得的成绩,很大程度上源于常规化地开展计划明晰的检测,一方面举行单元测试,每学完一个单元进行一次单元测试,并在分析总结出错点的基础上及时强化。另一方面,在学完第一册汉语拼音所有内容后,制定明晰的拼音测试方案,开展一对一的汉语拼音口试。据了解,在学完第一册汉语拼音后,13所调查学校基本上都开展了形式各异的检测,但只有C小学的方案及测查形式才最详细,并且有常态化的教研活动作为支持。

(四)设计趣味化教学方法

调查结果显示,学生们偏爱趣味化的教学方法。那么,教学方法设计时可以考虑以下三点:第一,精简儿歌与顺口溜。只挑选那些经典的,经过岁月洗礼的儿歌与顺口溜进入课堂。第二,降低看图说话的难度,分步骤讲故事。目前统编版教材使用完整情境图来帮助认读新的声母和韵母,需细心观察,发现其中与拼音的音形相关联的物品,而教学时,则可一边观察情境图,一边列出其中相关联的物品,再根据这些物品讲故事,甚至配上动作讲故事或表演故事。第三,增加书写的趣味性。已有研究表明,单纯增加抄写次数只会增加乏味感,对提高学习质量并无益处[4]。因此,安排书写声母韵母时,可适当增添一些颜色、符号等来提升趣味性。

360 百度 中国知网 全网目录